鏡喵

>多數內容都是轉載喜歡的文字跟圖圖
>幾乎什麼都吃的雜食腐生物^q^
>常常沒把原作看完就開始啃同人的廢物(#
>最近愛吃:文豪野犬雙黑、織太、太敦、芥敦、all敦…都ㄘ/憂鬱的物怪庵安蘆/冰上的尤里維勇/全職高手韓葉/忘羨/黑執事賽巴斯欽×謝爾😻

2017恋次生贺·百年约番外

好久沒看白戀啦,這篇作死的戀次跟床上霸道床下寵溺的隊長好喜翻>///<

折花观火:

是这样的民那桑…这是辆小破车,又小又破的那种。


Lo主一直以来都是个拉灯小天使,从来没完整的开过车,所以这就导致这篇肉的质量…额请你们意会一下_(:з」∠)_


也许会充斥着各种ooc以及不科学的体位与反应,总之超高预警,一定谨慎观看。


如果考虑好了不怕趟雷请点击↓小号求不关注。


https://m.weibo.cn/6246156881/4143941370418588


最后提前祝小红毛生日快乐~

太宰加油喔喔喔

伊藤:

【求擴!!】

各位注意!決戰的時後到了!

請文豪的小伙伴們集中,不要把票給投散了,【讓文豪的角色晉級】是最重要的!
真愛票等到晉級再使用,眼下最要緊的就是讓散票集中!🙏🙏🙏
其他文豪廚們也一起盡一份心力,為太宰投票,雖然我也很愛敦敦,但是我不得不割捨其中一個qwq,因為“我認為”太宰最能晉級,所以我要優先投給太宰!
你們看太宰,多麼好的一位先生,二個時期的他都那麼帥氣,為他打call!!打爆call棒!!

伙伴們,開始為太宰拉票了!

【佐鳴】非法移民之住進你心 (15、完)

喜歡噠文文完結啦!可以戳作者太太的頭像從第一章開始看嘿嘿~~~💕💕💕

門音艸洛:

警察佐 x 老外鳴*




(14)




(15)




鸣人面对着水月整理出来玲琅满目的问题发昏,会被考察真实伴侣的提问分成四大类丶对方家庭环境丶关系开始丶日常生活丶子女,他们没有子女当然不用理会这个选项,但前三大项已经够鸣人眼花了。


水月已经帮他们在子女那一分类给划掉了,然後便脚底抹油的溜走,水月当然不想要当众被闪瞎,就像一只承受不住任何一点闪光的深海鱼类。


鸣人也觉得有些问题说出来不免害臊,他这种对别人脸皮相当薄的人,公共浴池都不敢坦诚相待的人,当然只敢偷偷地依靠着佐助。


所以鸣人等水月一走之後就把在餐桌旁认真写答案的佐助拉到沙发上坐好,然後他坐在佐助身旁,头枕在佐助手臂的二头肌上,用脸嫉妒地蹭了蹭,拿着手上的问卷。




「佐助!如果我们吵架了跑出来睡的人应该是我吧?」


「⋯⋯」


「所以这题答案就是我睡客厅,那你觉得我们吵完过几天会好?」


「吵了做一顿就好了。」


「哪有这样的!呃⋯⋯也不是不可以。」




抬起头来,鸣人满脸通红,看着佐助一脸理直气壮他就有些没底,他跟佐助还真没吵过什麽架,他也不知道吵起架来会怎样,佐助可能会不理他吧,一想到这个,鸣人有些焦躁地把头枕在佐助的胸肌上,听着沈稳的心跳,把手中的卷子丢到一旁,跟佐助看同一张卷子。




「我们谈恋爱是谁提出的?」佐助懒洋洋地开口。


「是我吧?」


「一起吧。」


「是我!要不是我说我想跟你做你哪会跟我告白!」


「⋯⋯」




佐助只见胸口上一团金毛在愤愤不平,鸣人这样乖顺又不时炸毛的在他胸口窝着真让他有种莫名的满足感,他单手拿着卷子,一手摸上鸣人的头皮,然後缓缓移动到了耳垂,捏了两下。




「那佐助我最喜欢吃什麽?最喜欢什麽动物!还有最喜欢什麽颜色?」


「笨蛋⋯⋯最喜欢吃拉面,喜欢的动物有两种,小狐狸跟小青蛙,喜欢亮色,偏橘色系。」


「噢⋯⋯」




鸣人根本无从反驳,在佐助胸口沈默了一下,佐助低沈的嗓音从腹腔发出来,震得他耳鼓有些麻。




「那我呢?」


「佐助最爱的水果是番茄,喜欢喝不加糖的cappuccino,没特别喜欢哪一种但对流浪动物都很温柔,喜欢黑色跟深蓝色⋯⋯」




佐助没有回答,只是亲了亲鸣人的金色发漩。


终於来到下一关的日常生活,两人无异议地通过了几个问题,终於来到了那个让鸣人羞於见人的问题,佐助看着怀中还没有被问问题就先红了耳根的人。




「一个礼拜几次性关系?」


「呃?两丶三次?」


「三丶四次?」


「那三次?」




鸣人回答的声音软软濡濡,心想既然他觉得两三次,佐助觉得三四次那这样折衷三次也刚刚好。




「四次吧。」


「⋯⋯」




佐助语气毋庸置疑,嘴角也忍不住在鸣人看不到的地方勾起笑容,鸣人在他怀中一瞬间有点僵硬,他其实自己也舍不得鸣人太累,但他觉得以青壮年的体格来说,一星期七天都不成问题,他的手瞬间滑到鸣人的後腰,手指来回打转挑逗。




「下一题!呃伴侣的洗澡⋯⋯习惯如何,坐立姿势如何?」


「等等一起洗不就知道了?」


「⋯⋯嗯。」




两人终於把那分成三大页的问题给解决了,鸣人趴在佐助身上,手臂圈着佐助,鼻子在佐助胸膛里嗅了嗅,觉得消耗了太多脑力乾脆闭目养神,佐助的手像抚摸小动物一样,在他的脖子轻轻揉搓。




「如果面试通过了,我们就结婚吧。」


「佐助,你刚才这是⋯⋯求婚?」




鸣人一手撑着沙发起身,他摆在佐助身上的手被佐助给握住了,堪堪望着佐助深邃的眼眸。




「嗯,是我第一次跟别人求婚,希望你也是第一次被求婚。」


「嘿嘿,我这是第一次被求婚,我很开心我求婚跟被求婚的人,是同一个人。」




他们在沙发上交换了一个深深地吻。






面试的时间日期都订下了,两人到了移民局之後会被分开到两个房间,两人肩膀彼此碰撞了一下,鸣人沿着撞到地方望去,只见佐助用嘴型说没事的,宛如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




「您好,我是你们今天的面试官我姓加藤,是Naruto君吗?」


「嗯,您好!我叫鸣人得吧哟!」




加藤移民官是个中长发的年轻女性,有着一副干练的长相,颧骨在女人的脸型上看来相对的比较高,此时因为脸上的笑容而更加突出。


鸣人也回以了一个紧张的微笑,加藤首先核对了一下基本资料,大约是几年到了日本,之前是什麽签证,目前在做什麽,鸣人也据实回答。




「请形容一下你是怎麽跟宇智波佐助先生认识的吧?」


「唔,我是在我上班的咖啡厅认识他的,他是个警察,他上班的地点离我咖啡厅很近,久而久之,就认识了。」


「那你们在一起的契机呢?」


「有一次我有事情拜托他,後来要考移民语言考试时,他教我语言,然後我们就去约会了。」


「约会做了什麽呢?」


「吃了冰淇淋!」




加藤面试官微微瞠大了眼睛,坐在她对面的金发外国人被她的问题给带入回忆里,想当然也是相当美好的回忆,体态很自然地放松开来,这点资深的面试官都能明鉴。




「我这里的资料显示你们是去年一起同居的是吗?」


「嗯!」


「能跟我形容一下家里的布置嘛?有没有电视?会一起在家里做饭嘛?您跟您伴侣有习惯睡床的哪一侧吗?」




来了,水月对他们耳提面命要注意移民官的连珠炮问题,通常同一性质的大部分会放在一起问。




「我们现在住一房一厅一卫浴的,我们没有电视,平常就用笔电看看电视剧跟综艺。我们常常一起做饭的,他很讲究营养均衡,会逼我吃蔬菜⋯⋯我则是我们咖啡厅厨师有什麽新菜色会想试一下。我上班通常都比较早,习惯睡离门边靠近一些,这样才不会吵到他。」




面试官的脸上随着鸣人生动的表情也堆起了满脸的笑容,幸福真的能够感染,鸣人回答她的字字句句之中透露出细微的对待,相当简单,却可以鲜明的想像出鸣人的伴侣逼他吃蔬菜时候的表情,还有鸣人早上是多麽小心翼翼不打扰他伴侣的做出门上班准备。


真好。


加藤默默在这些试卷上面写下备注。




「那我现在要来问你有关於你伴侣的事,你知道你伴侣的父母叫什麽名字?有没有兄弟姊妹?他带你去见过他家人吗?可以跟我形容一下当时的情况?」


「嗯!见过了。他爸爸叫富岳,妈妈叫美琴,他还有一个哥哥叫鼬。那时他带我回他家吃饭,他妈妈煮的菜特别好吃!我觉得他,噢,佐助的个性跟爸爸比较像,话少,看起来又严肃。他哥哥比较像妈妈,温柔点。他家人都对我很好,我送了一些伴手礼,他妈妈还让我带了很多东西回去吃!」




加藤面试官就这样静静听着,她身为考官应该喜怒不形於色的,但是她现在却也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自从日本合法同志移民之後,她已经处理过很多这样的案例了,目前这一对是让她感到最舒服自在的一对同性情侣。




「那你们是否有性关系?一周几次?」


「呃,三⋯⋯四次。」


「好的,Naruto君,我对你的问题问完了,你可以先出去等待宇智波先生了。」


「谢谢您!」




加藤面试官收拾了一下这边对於鸣人面试的资料,转身去了隔壁的小房间,里面佐助已经在等待她。




「您好,我是你们今天的面试官我姓加藤,是宇智波佐助先生吗?」


「是的。」




轻轻理了理A字裙坐下,加藤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面前的人,宇智波佐助的气质相当沈稳,甚至带着一丝冷意,双眼漆黑而锐利,但这明显就是鸣人刚才说的人,而且两人的气质一看就相当互补。




「能跟我形容一下你跟你伴侣是怎麽认识的吗?契机是?」


「他在我上班的附近做咖啡师,我之前只喝long black他有一次要我点加了奶的cappuccino 。」


「就这样?」


「跟⋯⋯有一次他要我教他日文,我们一起出去,姑且算约了个会。」


「你们在交往的时候有一起去旅游吗?去哪里了,发生什麽情况,待了几天,行程都是谁策划呢?」


「有,我们上一次出去是去了箱根泡温泉,因为我来订饭店跟订行程比较简单,我们待了一个晚上,因为鸣人上班比较难有连休。」




加藤发现对於佐助的话他就比较制式化,属於公事公办类型,需要小心这一类人,一样喜怒不形於色,而且任何的小情绪都能掩盖。




「请问你的伴侣来到本国是何时,你跟他家人见过了吗?」


「他大学来日本就读的,我还没有见过他家人,他的父母都在美国,只有通过电话。」


「一起同居是去年的事情吧?请问你们都睡床的哪一侧?伴侣醒来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麽?」


「是的,我们去年一起同居。他⋯⋯睡靠门边,说这样他早上出门上班比较不会吵醒我。他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吻我的额头,可能以为我不会发现吧。」




加藤面试官皱了一下眉毛,盯着佐助的脸一下之後她感觉到了眼角的湿润。有着心理学跟一些医疗背景,加藤面试官对行为学也相当了解,当然知道说谎的反应等等。她知道佐助所言不假,流露出了真实,在这人身上有些不自在的情绪,视线也因为说出了让他害羞的言语而瞥开,或是“可能以为我不会发现吧”带着一些嘲讽的语气,同样表现出了细微的对待。


在现在这个她本质是要处理很多假的移民夫妇的情况下,他们难能可贵。


太真实了,这一对夫夫。


简单却真实。




「那你们是否有性关系?一周几次?」


「有,一周四次。」




这笃定的语气让加藤面试官刚才湿了的眼角瞬间有些尴尬,怎麽感觉有一股很深的意念?






一年後。




鸣人第一次穿上全白的西装,配着佐助替他选的水蓝色领带,绣着粉色的丝线,鸣人非常喜欢。


领带是他们互相送的,他替佐助挑了一款红底黑线的领带,喜气又不失沈稳。佐助打好领带把黑色西装外套穿上的那一瞬间,鸣人都听见自己喉咙咕嘟了一声。


佐助有些促狭地盯着他,一眼看穿鸣人现在手撑在下巴是要掩饰喉结的滑动,但实在太明显了。




「在想什麽下流的事情?还要撑到登记结束呢。」


「才没有呢!」




原来手续就是这样,登记处有一个小地方写着恭喜结婚,有一面看起来是办公室小姐做的花藤供新人拍照,佐助去领了号码牌,领号码牌的选项上有个登记结婚,佐助毫不考虑地按下去。


两人坐在一起,佐助显得沈稳,鸣人则是一手被佐助握着且东张西望,表现出对什麽都感到相当好奇的样子。




「37号,请至8号柜台办理。」




佐助拿着文件夹,领着鸣人到了柜台坐下,接受了办事公务员的一番恭喜,逐一办理手续,佐助都准备好了,所以不见慌乱,鸣人就有些紧张,小心翼翼地盖着印章,眼神也紧紧追着公务员去办理手续的动作。


佐助见了也觉得好笑,鸣人早就是他的人了,今天只是再过一个纸本手续,这样别人说婚姻是再加上一层甜蜜的枷锁真的所言不虚,他抓起鸣人放在膝盖上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这样一切手续就完成了,祝你们新婚愉快!」




两人道了谢之後佐助把东西收进文件夹里,牵着鸣人的手走出登记处。


一出登记处,鸣人就开心地攀住了佐助的臂膀,整个人呈现挂在佐助身上一般,上半身的力气都靠着佐助,朝佐助白净的脸上吧唧一吻。




「嘿嘿!我这样是货真价实的日本丈夫了。」


「不,我才是丈夫,你是我媳妇。」


「嗯?」




佐助撑住了鸣人挂在他身上的重量,转头也在鸣人唇上印下一吻,举起手上的文件夹,拿出鸣人新的身分证上面的配偶栏写着宇智波佐助的名字,在鸣人疑惑的目光中,佐助给他看了结婚证书上面所写的姓名资讯,上面烫着黑色的字体,清清楚楚地写着:






UCHIHA NARUTO




——宇智波鸣人。








-END-






番外02 - 乱入设定




“Dad! I got married in Japan!”


“What? You have never told us before son! Oh, Congrats! Have you tell your mom? Um... wait did you get someone pregnant?”


“No! Hahaha where does that come from? Dad, I did not get anyone pregnant! I' ll bring him over to US on his next vacation! Ah, I gotta go, talk to you later dad!”


“Naruto! Wait! It' s a he???”




於是就是一场美国联邦特勤处长跟日本东京都警察局长的开战。




(四代PAPA设定:美国联邦特勤处处长)




文中翻译:


鸣人:爸!我在日本结婚了得吧唷!


四代:什麽?儿子你从来都没有跟我们说过啊?啊,恭喜!你跟你妈说了吗?等等,你该不会让人怀孕了吧?


鸣人:不!哪来的话呢,我才没有让谁怀孕呢!他下次放假的时候我会把他带去美国的!啊,有点事,回头再聊罗爸爸。


四代:鸣人!等等!是个他???






-非法移民之住進你心 全文完-








FT:


完结请大力用小心心小蓝手跟评论砸我让我感受人间大爱。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一路有了你们陪伴,这篇要完结其实我也相当舍不得。这篇确实是佐鸣二人双向暗恋,有时候都是这样我们对於感情只能被动等待,或是担心对方会排斥我们而放弃主动,於是告诉自己如果对方再多一些就怎样怎样,结果现实中往往不会发生,因为对方也在等你主动吧。


所以通篇主旨就是让大家想去谈恋爱(你够



這個少爺太可愛🤤
#黑執事中毒

解绵绵:

#塞夏#全能执事塞巴斯蒂安·猫控·米卡利斯惊讶地发现,这世上竟有比猫更可爱的生物。

        此时摊坐在大床上的少年有些狼狈,不,准确来说,是十分狼狈,而原因,便是他怀里的那只黑猫。少年的衣衫被猫爪扯下了些许,露出了诱人的锁骨,衣服的下摆被抓破,撩到了大腿根部,连带着腿上,也有数条猫爪挠过的红痕。头发早已凌乱不堪,流海被汗水浸湿,杂乱地贴在额上。发间的黑色猫耳微微下垂,仿佛在倾诉着不满……

        等等,猫耳!?

塞巴斯蒂安难得地愣住了。"我一定是在做梦。"他想。

        然而万能执事君也的确是在做梦,毕竟少爷对猫会过敏。

        塞巴斯蒂安咬牙切齿地从床上撑了起来,手支着下巴沉思。

"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的少爷不可能那么可爱。不过……猫耳……似乎不错……明天去买吧……少爷愿不愿意呢……"

sina:@天真未改念长白

图转侵删

萌炸了我的啵醬!

没得到礼物的猫:

在百度贴吧看到的图,搬来拯救一下眼线君❤ @EyeLinerK  顺祝毕业快乐。
贴吧看到的图,作者不知。原楼主没说╮(╯▽╰)╭

安倍先生生日快樂,要跟花繪一起繼續甜蜜的生活哦ww
啊、還有可愛的毛茸茸跟物怪庵<3

和葉♡:

日本時間十一點,我最喜歡最喜歡的安倍晴齋,生日快樂!!!
很慶幸能在去年夏天認識物怪庵,喜歡了安倍先生…
閃亮亮的金髮和美麗的眼晴,穿上著物不經意的色氣滿滿,
冷漠的表情底下是溫柔又細膩的思緒…
因為你我開始重拾起畫筆畫畫,開始再次熱衷二次元,開始瘋了似的買週邊買圓盤…

希望可以一直注視著帥氣的庵主大人…生日快樂!!


搬运&翻译——电影风格&景深氛围教程:营造摄影作品的空间关系

留爪

远征#ΓΛΚΣΤΘ:

       第一次看到这篇教程的朋友可能认为这篇是讲设计和绘画,不是讲摄影的,但绘画与摄影原本就有共通的理论。如果我们在摄影的学习过程中,能够用艺术理论进行辅佐,能够极为有效地提升我们的照片质量。本篇教程适用于设计、绘画、摄影和视频作品。教程中的用色彩建立空间关系更是摄影后期调色中需要用到的相当重要的理论。总之,如果您认为自己的照片有缺乏空间感/立体感/没反差/没透视关系/太平公主等等等等问题,请仔细阅读本篇教程。


        这是一篇国外的设计基础教程,来自ZevenDesign网站的Rikard Rodin。由 @Air&N2·Saunato  Air大爷将原文分享给我。本着摄影是要分享的原则,以个人形式将教程翻译出来,本人才疏学浅,第一次进行教程翻译工作,而且并非艺术科班出身,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尽量进行翻译和润色。如有理论错误,烦请大家指出,我会立即修正,谢谢!


原版教程地址:Creating Depth in Art and Photography——http://www.zevendesign.com




正文:


       在艺术、摄影和影视作品中,有8种方法可以营造空间关系。在这篇教程中,我们将用一些示例和建议深入了解这8种方法。


      虽然现代技术已经可以准确地创造出三维图像,但事实上大部分的创意作品仍然以二维的方式制作。这些作品使用多种不同的方法营造出空间关系,如透视、阴影、空间透视等等。这些方法适用于大部分的图像、印刷品、摄影作品、视频和大部分电影作品。如上所述,这里是8种建立空间关系的方法。


空气


色彩


线性透视


光线


阴影


坚硬与较软的线条(用于绘画)


动态手法(主要用于移动中的对象)


 


使用空气营造空间关系


       这里的空气指雾气,在我大天朝,雾霾也能产生类似效果。空气减少了距离相机/观看者更远的物体的能见度。


下面是一些示例:



       这张图中,由于有雾气,我们看到背景的细节减少了,山体和其他的一些物体看上去模糊不清。图片的前景中的颜色较为丰富(生锈的平台上有暖色,机库上也有一点点暖色),而背景中只刷了一层单一的、偏青的蓝色。



这张图片中,前景丰富的细节和高对比度,与背景中雾气造成的模糊产生了明显的反差。


使用空气营造空间关系的方法更适用于绘画,多在需要表现前景和背景较长的距离时使用。


下面给出一些其他的示例:




 


使用色彩营造空间关系


       色彩给观看者产生感官上的体验,在明度较低的背景上,较暖的颜色显得离我们更近,较冷的颜色看上去离我们更远。在明度较高的背景上则恰恰相反。


下面的色彩图示说明了这一理论: 



       使用色彩营造空间关系的诀窍是看背景色,根据背景色的明度高低决定色彩搭配的方向。众多的设计师都对这一理论有自己的心得,而作者找到了一个最简单的方式,那就是先确定你作品的基本色(主色调),再根据前景和背景使用颜色。(关于基本色的概念请见我本人另一篇翻译的教程《搬运&翻译——调色教程:色彩协调理论》)比如你正在画一幅人物肖像,人物的肤色通常是偏暖的。因此,在背景色上使用冷色,营造出空间关系。再比如,如果你在画的是一杯水,这杯水通常是冷色调,那么你可能就需要背景色偏暖一些了。


       同时,在设计色彩搭配过程中,并不需要用到完整范围的颜色。仅使用三种,甚至两种色调,就能够使图像具有表现力。举个例子,一幅蓝色色调的科幻图片,只需要在前景中加一些蓝绿色,并且让背景色趋向于紫蓝色,就能营造出空间关系。


下面是一些基于低明度背景,使用色彩营造空间关系的示例图片: 




公平起见,也放一些高明度背景的示例:






用线性透视营造空间关系


       这种方法我们几乎都在美术课上学习过。这就是实际上我们通常所说的“透视”。这是一种让物体通过线条关系汇聚于一个无穷远的点,让人产生一种物体在移动的错觉的方法。我们看铁轨的时候就能感受到,虽然两条铁轨实际上是平行的,但是由于我们感知它们的方式,看上去它们就像渐渐地汇聚在一起,并且正在远离我们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太阳比地球大那么多倍,但是我们看上去太阳却只有一个脸盆那么大。


下面是一些使用线性透视营造空间关系的示例: 






使用光线营造空间关系


       任何有阴影的图像,都基于光线而存在。图像中更亮的部分意味着这一面距离光源更近。在一个散射光环境下,比如室外,光源来自天空,较暗的物体距离观看者更近,较亮的看上去更远。


       在下面这张图片中,原本只是一张有两个圆,但是没有立体感的一张图片。在右侧添加一个光源后,同一张图,立刻出现了空间关系。



下面提供一些其他的示例:






使用阴影营造空间关系


这种方法与光线营造法的关系,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在任何具有阴影的图片中同样有所体现。


跟之前同样的一张图片,我们可以看到添加阴影后所产生的空间关系。



有光线就有阴影,下面是同时加了光线和阴影后的效果,空间关系非常明显。





使用坚硬与较软的线条(用于绘画)


       这一方法主要用于绘画中,较远的对象使用比较软的线条,前景的对象用相对更硬的线条绘制。此方法在传统卡通作品中极为常见,即背景的线条软于前景。


以下是示例:






使用对焦营造空间关系


       在摄影中这种方式很容易理解。通过对焦,让离观看者较劲对象变得清晰,同时远端的物体变得模糊。反之亦然,对远端物体对焦,近景变得模糊,同样可以营造空间关系。


很容易理解,就不多举例了:





使用动态方法营造空间关系


       这种方法遵循动态规律,一个移动的物体(比如火车),在较近的距离看上去移动的更快,在较远的距离看上去移动得更慢。


       由于这种方法基于动态规律,它主要被用于表达动态的物体。在摄影中,可以表现为将前景或背景进行模糊处理。(比如慢门追焦拍摄赛车,将背景拉线,作出径向模糊效果)




留爪之後自己查來聽

sweetest:

「前奏爱上系列」

小哥温暖的声线感人,听到就爱上。今天这里高温天气,找一首沉静的说唱歌曲,沁人心脾。戴上耳机,享受此刻。